当前位置:首页 > 版权法务 > 正文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

导读:乡村两级以种植项目强占土地、树林,破坏祖坟虚制假文件上报,涉案责任人仍然逍遥法外……

点击查看原文 http://www.greatchinese.com.cn/law/zixun/20201228/31754.html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

以上简称:(请示报告)

请示人:苏顶文,男,汉族,生于1970年3月24日,住贵州省纳雍县新房乡禾木楷村四组。身份证号码:522426197003241215,联系电话:17785856795、18085889991。

被上报: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杨维,住所地:贵州省纳雍县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办公楼,联系电话:0857-3663001、13628570910。

被上报:禾木楷村民委员会,负责人:杜涛,住所地:贵州省纳雍县新房彝族苗族乡禾木楷村民委员会办公楼,联系电话:13638150343。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

被上报涉案参与人分别有:贵州省纳雍县新房彝族苗族乡乡长杨维、禾木楷村民委员会负责人杜涛、陈光生、陈大毛,联系电话:13638150343、17684084585、13698535110。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

上报请求:

请求上级政府、党政国家机构、纪委监委及其职能执法组织部门严肃追查两级政府部门负有领导责任的法纪责任及法律责任,依法追究涉案参与责任人员。

请求上级政府、党政国家机构责成调查部门严格调查核实涉案两级政府负责人歪曲事实的行政行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切实维护上报人的合法权益。

上报事由:

2015年至2016年期间,禾木楷村民委员会为实施核桃树、茶叶树种植项目:

在实施种植的一切行政工作中,未公示、公告、公开就实行核桃 、茶叶种植活动。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

上报人家庭成员土地45余亩,而禾木楷村民委员会却私下把上报人家庭成员土地办理了新承包证为1.13亩?

禾木楷村委会在实施修路时,未经上报人及家庭成员的允许,便私下占地、挖树及破坏坟墓的事实?

上报人向上级反映问题的过程中,于2020年4月8日引起媒体的关注!在此期间,两级政府负责人为掩盖事实,经新房彝族苗族乡政府,林业站、国土所、村委会等单们负责人与上报人家属现场丈量核实后,上报人家庭成员土地确实有45余亩的实地面积,与新承包证的1.13亩亩积差距而道远?

经多家单位负责人与上报人家属在调解解决过程中,多家单位表示知错,答应从新更证,政府领导表示会给相关工作人批评。

经过一系列的解决过程长达10个月之久,仍然未得到完善的解决!直到2021年2月26日,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负责人:杨维签发了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关于上报人苏顶文信访事项的处理意见书作出了处理完毕的虚构决定上报。

更为奇怪的是:

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负责人杨维在签发意见书中说明在2021年1月4日受理后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并办理完毕?且说明是根据纳雍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关于安排2019年县级少数民族发展资金和民族文化教育资金的通知》(纳民宗[2019]33号文件精神修建的禾木楷村高山至神仙坡茶叶产业路项目建设?可是群从未看到任何公示及告知相关政策文件?

2019年8月6日禾木楷村委组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时并当场告知大家是发展产业路修建公路涉及所有受益农户的土地和树木没有任何补偿。且文件中说明上报人苏刚参加“一事一议”会议的方式将工程发包给本村三组陈大谋实施。经核实未成年人苏刚从未参加过会议?也不知情?真是莫明其妙。

纳民宗[2019]33号文件精神修建的禾木楷村高山至神仙坡茶叶产业路项目建设是在什么地点公开的?是什么时候通知或告知上报人的?

禾木楷村委会组织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时,上报人的儿子苏刚参加会议签到的记录在哪里?有何 人证明苏刚参加过会议?况且上报人儿子苏刚属于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如何参加会议?如何承担民事行为能力?

在调查核实过程中,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负责人杨维明知上报人反映核桃、茶叶种植项目事实清楚,挖树占地修路、并破坏坟墓一系列的行政工作中,上报人家庭成员都不知情,而上报人家庭成员女儿苏兰质问本村承包工程的陈大谋采取强制措施的实况录音足以证明违法行政的事实,而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负责人却歪曲事实制定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上报欺骗上级部门该如何面对事实?

第四、上报人经近亲嘱与禾木楷村委负责人杜涛及在场群众实地现场查实被挖掉的大小树共35棵,而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处理意见书中明确显示只有14株,显然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负责人杨维未经核实就制定了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故意歪曲事实上报又如何面对?

第五、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内容显示经龙洋洋补偿1200元给苏氏家族,苏家自行修缮坟基,该款已打苏连学账户,该款也未退回的问题,经苏氏家族质问苏连学时,苏连学称是大家的祖坟,他作不了主,该款退不退回是苏连学与政府负责人之间的琐事,与苏氏家属既不相关,也不关联,苏氏家族都被蒙在鼓里。因此,该处理问题合法、合理、合情吗?

第六、上报人反映不动产权土地被村委会负责人侵占,树木被挖、引媒体关注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更何况在实施项目的一切行政工作中上报人整个家庭成员都不知情,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中内容明显造假,敷衍上级的虚假文件又该如何纠正?

第七、经过上报人依法反映一系列的违纪、违法、违规事实,涉案责任人在未收到新府信告[2021]7号前后解决了上报人家族成员部分核桃、茶叶项目了部分问题,但是相关涉案责任人也未受到任何纪律的处分及法律的追究是有隐情呢?还是有保护伞撑着?

第八、关于实施修路、35株树被挖祖坟被破坏的问题,而人民政府负责人杨维明知这一系列的违纪、违法、违规事实,拒不依法移交纪检相关部门调查处理,却故意歪曲事实签发上报?涉案人员就这样不了了知吗?

第九、不论是召村民代表大会或“一事一议”方式工程会议,应依法做好群众工作或公示告知,都不能采取强制决定,所以禾木楷村委会在实施一系列行政工程中,上报人整个家庭成员一概不知,党政法规从何落到实处?

第十、上报人不动产权土地被占、树木被挖、坟墓被破坏,一是应依法恢复土地;二是应恢复树木;三是恢复或修复坟墓是”无可推责“的硬道理。希望得到上级的高度重视!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

综上所述:

上报人认为,身为新房彝族苗族乡人民政府负责人杨维,明知禾木楷村委员会负责人涉嫌违纪、违法、违规的事实,不但不移交有关部门处理解决,却故意“歪曲事实”制定红头文件上报?这难道不是充当保护伞吗?因此,上报人特向上级提起请示报告,望请上级引以为戒!保障“党纪国法”长治久安。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上报人家庭成员合法权益落到实处,生活水平得到保障!给上报人一个公道!谢谢!

此致

上报人:苏顶文

2021年4月6日

附件:

一、上报人身份证复印件一份;

二、新府信告[2021]7号文件一份;

三、2020-04-08新闻稿件一份;

四、2021-01-01新闻稿件一份。

贵州毕节《纳雍要闻》贵州毕节《纳雍要闻》